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永利网址

[专题] “六稳六保先锋颂”

[专题]“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

[专题]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

[专题] 初心使命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永利网址>要闻

【初心使命故事】唐聚五: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

   2020-09-03 13:29    朝阳县新闻网

      唐聚五,原名唐福隆,字甲洲,满族正黄旗,祖籍辽宁金州,1899年出生于吉林省双城堡(今黑龙江省双城县)。11岁入私塾读书,16岁到城里学木工手艺,18岁投身军旅,后入东北讲武堂学习军事。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1929年,唐聚五任辽宁陆军步兵第一团中校团附,驻防凤凰城。九一八事变后,在张学良的支持下,成立辽宁民众救国会,唐聚五为救国会常委并担任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举旗抗日,威震辽东。后率部转战热冀,相继参加热河和长城抗战。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唐聚五被国民政府任命为东北游击队司令。1939年5月18日,在长城脚下迁安平台山一带,唐聚五率部与日军血战两昼夜,身负重伤,壮烈殉国,时年40岁。

举旗抗日,创建辽宁民众自卫军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旋即占领了沈阳及安奉、南满铁路沿线各城镇。唐聚五惊闻事变,星夜奔赴山城镇(位于吉林省梅河口市区西部),向东边道镇守使于芷山请示办法。然而,于芷山早已被日方拉拢,态度暧昧,不置可否。唐聚五不顾风险,化妆潜赴北平,当面向东北军政最高负责人张学良汇报情况。张学良听后,立即委任唐聚五为辽宁陆军步兵第一团团长,并指出:政府不让抗日,但可以组织民众,“召集自卫军,抗日救国”(唐聚五:《告东北民众书》,1932年。)随后,唐聚五返回辽宁桓仁就职,并开始着手秘密组建抗日武装。

      当年的东边道管辖今辽宁省的凤城、岫岩、宽甸、桓仁、本溪、新宾、清原、庄河、抚顺和现属吉林省的通化、柳河等部分市县,地域辽阔,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唐聚五到桓仁就任时,能够直接调动的只有身边的一个营。他返回东边道驻地山城镇,力劝于芷山“反正救国”,但于“毫无诚意”,唐聚五只好另想办法。他深知,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组织抗日武装,必须搞清带兵人的政治态度。为此,他首先想到了桓仁县的公安大队长,也是他早年结拜的盟兄弟郭景珊。郭原是东北军的一个营长,部队缩编时,转入沈阳同泽新民储才馆警察班学习,后被分配到桓仁县任职,他手中的公安大队相当于一个营的兵力。郭景珊也是出身贫苦、有民族气节的人,经唐聚五启发,他决心同唐一起坚持抗日到底。并提出建议,辽东各县公安大队长差不多都是储才馆警察班同窗,可以谨慎争取,共同抗日。于是,他们秘密联络宽甸、辑安(今集安)等县公安大队长,均得到响应。

      1931年12月,唐聚五得知东边道镇守使衙署中校原参谋处长李春润到新宾接任第三营营长,他们本是讲武堂时的同学,彼此很了解。李上任以后,唐便约他到桓仁商议抗日之事。李当即表示听从唐聚五的指挥。接着,唐聚五等人又争取了桓仁县长刘铮达、公安局长张宗周等实权人物。1931年底,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派代表黄宇宙、车向忱等人先后秘密来到唐聚五处,带来救国会和张学良的密信,并向唐聚五介绍了周边县爱国志士的情况。据此,唐聚五进一步扩大了与通化、临江、柳河等县抗日力量的联络。

      1932年初,于芷山就任伪奉天警备司令,汉奸面目暴露无遗。3月,伪满洲国宣告成立。唐聚五认为举旗抗日时机已经成熟,遂召集各抗日首领于3月21日在桓仁秘密集会。大家一致决定成立辽宁民众救国会和辽宁民众自卫军,公推唐聚五等5人为救国会常委,由唐聚五出任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并任命了18路司令、5个大队司令,基本队伍5000余人。会后,令各抗日队伍领导人加紧准备,接到总部命令后马上起义。4月21日,辽宁民众自卫军抗日誓师大会在桓仁县师范学校操场隆重举行。会上,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唐聚五宣誓就职,并血书“杀敌讨逆,救国爱民”8个大字。

  誓师大会结束后,辽宁民众救国会和自卫军总司令唐聚五等领导人向全国分别发出了抗日通电和就职通电。通化、宽甸、柳河等14县通电响应。一时间,“绿林豪客之投诚者一万余人,红枪会徒之归服者约两万人,而各县公安大队自愿反正者四五万人”,辽宁民众自卫军集聚起6万余人的庞大队伍。桓仁誓师大会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给了日本侵略者和汉奸以沉重打击。从此,辽宁东部地区人民群众反日斗争的烈火熊熊燃烧起来。

  统率千军,指挥辽东抗日斗争

  唐聚五组织辽宁民众自卫军誓师抗日的消息传开后,日伪当局极为震惊,立即调兵遣将,向通化、新宾等自卫军区域展开进攻。在唐聚五的统率下,驻通化的自卫军第十六路军孙秀岩部奋起抵抗,于1932年5月3日重创日伪军,不仅保住了通化城,更使驻通化十余年的日本领事馆乖乖撤走。与此同时,和王彤轩的武术大队,同进犯新宾的于芷山伪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

  在日军进犯通化的同时,于芷山率伪军2000余人从清原和南杂木两路进犯新宾。自卫军驻新宾的第六路司令李春润率部阻击。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李春润部在新开岭、老城等地给敌人以重创后,于5月7日放弃县城,向总部请援。唐聚五令自卫军第七路郭景珊部前往增援,并叮嘱他们多动脑筋,给于芷山点厉害尝尝。自卫军与伪军发生激战,伪军邵本良部受重创,龟缩到县城内。此后,各路自卫军包围了新宾县城。鉴于敌人已在县城四周挖掘了战壕,而且火力较强,自卫军采取了以虚击实、拖住敌人的策略。在自卫军号召“不要替日本人卖命”、“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政治攻势下,许多人只朝天打枪。于芷山见势已去,唯恐伪军哗变,于5月22日急率伪军撤出了新宾县城。

  自卫军第六路回师新宾,声威大振,附近群众及小股武装力量纷纷前来投奔,该部遂由原来一营余众扩展至3000人。在此基础上,李春润于6月初派前敌指挥周保升率部到了南杂木车站,消灭日伪军多名,破坏了敌人的一些铁路设施,武术大队也攻克清原县城,给敌人以重创后撤出。事后,唐聚五亲自到新宾慰劳了部队,赞扬了自卫军的抗日爱国热情。

  唐聚五在部署新宾方面的战斗之后,又于5月先后派出第一路唐玉振部、自卫军副总司令兼第五部司令张宗周部开赴宽甸。宽甸是自卫军南面的门户,与朝鲜仅一江之隔,极易受日军从朝鲜方向发动的攻击。果然,6月6日夜,日军从朝鲜的惠山、中江、满浦、楚山、昌城(清城)等地同时出动,越过鸭绿江,侵入我长白、临江、辑安、宽甸各县。辽宁民众自卫军顽强抗击入侵日军,为保卫祖国领土同日军展开了顽强的斗争。

  在唐聚五和自卫军其他将领的领导下,辽宁民众自卫军在其他各县也取得了一系列胜利。早在4月下旬,王凤阁部义勇军即从通化与临江交界地区挺进至金川、柳河境内,出师抗日,沿途收编了原金川县公安大队所属步兵、追击炮分队及民众抗日武装,于5月8日一举收复柳河县城。该部捣毁了伪柳河县政府和日军驻柳河领事分馆,砸开监狱和“教养工厂”,释放全部“政治犯”与劳苦民众,一时声势大振。唐聚五闻讯,立即派人前往联系,将该部收编为自卫军第十九路。6月20日,新任伪东边道保安司令田德胜率两个营伪军前往柳河县孤山子镇讨伐王凤阁部第十九路自卫军,但遭到王凤阁部的顽强抵抗,全部伪军败退至辉南县西北部的朝阳镇。第二天,第十九路自卫军乘势收复了辉南县金川镇。不久,自卫军第十一支队阚子祥部又收复了辉南县城。

  1932年6月以后,辽宁民众自卫军以青纱帐为掩护,在辽东大地上主动出击,破铁路、炸桥梁,伏击日军,袭击日本领事馆,共发动大小战役数百起,收复县城十余座,歼灭大批日伪军,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及其他军需物资,给日本侵略者和伪政权以有力打击。自卫军声威大震,队伍由初创时的6万人发展到10余万人,达到全盛时期。东北民众救国会在北平所办的《救国旬刊》和在全国影响较大的《大公报》等报刊,对辽宁民众自卫军的斗争都作了大量的报道,从而大大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日救国的热情。

  矢志抗日,壮烈殉国于燕赵大地

  1932年8月中旬,辽宁民众自卫军总部召集各路军司令及总部负责人在通化召开会议,决定扩大自卫军编制为37路军及13个大队。经请示北平原东北军政当局同意,会议还决定在通化暂设辽宁省政府,公推唐聚五为代理省主席。10月15日,唐聚五被张学良正式委任为辽宁省政府主席兼自卫军总司令。

  然而,此时的唐聚五和他领导的辽宁民众自卫军已被日伪当局视为心腹之患。敌人从10月11日起发动了对东边道地区的全面进攻。这次规模空前的“大讨伐”,日伪军调集6万余人,配备飞机、坦克,采取陆空协同、铁壁合围式进攻。自卫军战士们在唐聚五的部署下顽强阻敌,以血肉之躯同装备优良的敌人展开了殊死斗争,然而终因弹药匮乏、后济无援而伤亡惨重。为避免更大牺牲,唐聚五下令各路军经抚松向热河撤退。

  唐聚五避开敌人追捕,一路艰辛潜赴北平,向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汇报战斗失利经过,并晋见张学良。11月,救国会对义勇军重新编制了军团,任命唐聚五为第三军团总指挥。1933年初,日军西侵热河,唐聚五和郭景珊等指挥第三军团参加了热河抗战。后由于国民党南京政府破坏,义勇军被国民党部队收编,唐聚五被迫离开队伍,流落北平、武汉、上海等地,继续为抗日奔走。在北平期间,秘密参加了中共北平地下党组织的“抗日将领大同盟”,与东北各抗日义勇军首领共50人集会宣誓,要为东北死难父兄子弟、抗日牺牲的同志复仇,共同打回老家去!

  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唐聚五不改杀敌报国初衷,请缨重返抗日前线。国民政府任命其为东北游击队司令,授陆军中将衔。在蒋介石未拨一兵一卒、一枪一弹的情况下,唐聚五毫不气馁,于8月3日率部属百余人北上,受到朱德、吕正操的支持与帮助。同年10月,唐聚五率游击队进入冀东长城附近。3个月的时间里,唐聚五拉起一支7000余人的武装,下辖6个纵队,分驻迁安、玉田、宝坻、遵化等县,与八路军并肩作战,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为了重返东北战场,唐聚五率游击队曾一度跨越长城,挺进敌占区。但是,日伪当局已在长城外全面加强统治,唐部无法越过该地返回辽东,不得不退回冀东游击区。此后,便率部在河北省迁西一带山区与日伪作战。他们学习八路军作战经验,避敌锋芒,击其弱点,劫取日军辎重,袭击敌人小股部队,曾在新安镇、黄庄、莲花院等处给日伪军以有力打击。

  1939年5月,日伪军对冀东地区进行疯狂“大扫荡”。在平台山之役中,唐聚五与敌人血战两昼夜,身负重伤,于5月18日壮烈殉国,时年41岁。

  1940年2月18日,重庆《新华日报》发表了追悼唐聚五将军的专题社论,“唐聚五将军是九一八后揭起抗日旗帜的民族英雄之一”,“唐聚五将军的死,是我们东北同胞英勇奋斗、是我们中国人民英勇抗战的一个重大损失……”

  

  

  

  

(来源:朝阳县新闻网)

[责任编辑[辛艳坤]